阿紫

追逐幻影之人

 

[FB] 坟墓 02

无cp剧情向部长中心。

01 

3. 

“给我来一份报纸。” 

一个低哑,带着些许外国口音的声音在他面前响起。琼斯抬起头。一个身着黑色风衣的金发男子站在他的摊前,微皱着眉。那人面容出奇英俊,轮廓锋利,周身带着一种泰然自若的傲慢气质。他的声音是不容置疑的,命令式的,却没让琼斯生出半点恼怒的心思,只觉得本当如此。注意到他的打量,那人扫了他一眼,他立刻低下头,心脏怦怦直撞。 

“您想要什么?纽约幽灵报?” 琼斯小心翼翼地问,“我什么报纸都有.......” 

那人像是听到了什么极其荒谬的事情。“纽约幽灵报?” 他不可思议地说,“这是什么鬼名字?” 

琼斯看出来了。“您是外国人吧?我们这…….” 

话还未说完,他的身体比他的头脑先一步发觉危机,生物的本能已经迫使他闭上了嘴。对方冷酷,不带丝毫感情地盯着他,那种目光让他想到某种庞大,恐怖的远古巨兽,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烧死面前的蠕虫。空气凝成固体,他被钉在这一方空气之中,郎朗白日下感到一种阴森无光的,窒息的恐惧。

对方最终收回了目光。扼住他脖子的绳索终于松开,他大口地喘着气,一瞬间感到双腿一软,若不是扶住了身后的墙壁,几乎要一下跪坐在地上。

“就纽约幽灵报吧。” 那人随意地说,对那个名字停顿了一下,又命令道,“给我讲讲美国最近的事情。” 

“最近的事情.......” 琼斯茫然地重复着,声音发抖,头脑里因刚刚的惊吓而依旧一片空白,他绝望地试图从那空无中挖出点东西来: “最近的事情…….万圣节刚过?贝瑟尼亚的新电影上映了?今年是十几年来最冷的——” 

“这是什么?” 那人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盯着他的告示板。

琼斯伸头看了看自己的板子,一下被提醒起来:“阿里森.托马斯的通缉令!对,这是这两天最大的事情了——‘巫师意志’的抗议!” 

“巫师意志?抗议?什么抗议?” 对方问,显得很感兴趣。

“抗议拉帕波特法律呀!‘巫师意志’是一个最近几个月开始特别活跃的组织,经常组织抗议什么的。不过之前的抗议都还算合法。这就一个礼拜前,他们组织了一场不那么合法的当众抗议,就在这条街上,您知道,您面前这条街上!他们当着麻鸡的面施展各种咒语,漂浮咒,飞来咒什么的,那些可怜的麻鸡都被吓死了。” 他兴致勃勃地说着,几乎忘记了刚才的恐怖,“那件事情闹的可大了!奥罗把一条街都给封了,好让F.B.C.V.N.O.给麻鸡们挨个施遗忘咒和混淆咒,花了几个小时才折腾完。他们抓了十几个抗议者,但还是叫领头的给跑掉了,就是那个阿里森.托马斯。皮奎里主席都要气疯了,前两天她还为这事做了个特别演讲,就在通缉令出来的那一天。保守党嘛,您知道,要我说——” 

“再跟我讲讲这个组织。” 那人命令道,再一次打断了他。琼斯这才注意到,那人的脸上露出了一种毫不掩饰的喜色。他犹豫着开口。

“呃,像我之前说的,那是一个反对拉帕波特法律,也就是我们这边的保密法的组织。他们活动了几个月了,时不时就搞出点乱子来,甚至有人怀疑他们已经暗中把魔法的存在透露给了部分麻瓜,还有人说他们实际上和格林德沃在欧洲的事情有关.......” 

琼斯的声音被卡断了。那一刻,对方的眼中射出炙热而噬人的光,好像烈日骤然跳出地平面的炫光,令人无法直视。他费力地吞咽了一下,后背寒毛直竖。

“原来美国也当真立场不稳…….哈,保守党的大本营!” 那人自言自语道,双目亮得骇人,“我还以为皮奎里那小婊子真把这里护得固若金汤,原来格雷夫斯不只是个意外,这里不过是个纸壳子…….”

琼斯突然非常,非常希望他从来没有听见这段话。

“把关于那件事的报纸都给我拿一份。” 那人吩咐道,“还有通缉令。” 

琼斯翻出一周内剩余的报纸,把厚厚一摞递给对方。最上面是一张从告示板上扯下来的通缉令。在那通缉令上,一个高大,壮实的男子正双手抱胸,神情莽撞而凶狠。他的肌肉鼓鼓地撑住T恤,从任何角度看上去都丝毫不像一个巫师,反而像一个麻瓜拳击手。在他的上方,巨大的粗体字拼出他的名字:阿里森.托马斯。

对方低头看着纸上的男子,画中人仿佛意识到他的目光,朝他狠狠地瞪了一眼,比划出一个挥拳的动作。他面上露出厌恶之色。

“这倒真方便。” 他说,“蠢货。” 

琼斯挤出一个附和的笑容。看起来满意于他的服务,对方终于从怀里掏出钱袋,施舍地扔了几个银西可给他。在他手忙脚乱地接住那些硬币的时候,他听到那人说:“最后一个问题…我想,你一定知道这城市里消息最灵通的人是谁,对不对?尤其是一些....比较特别的消息。” 

最后半句在那人口中意味深长地转了转,琼斯立即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盲猪酒馆。” 他脱口回答,“纳尔拉克。他以消息为生,尤其是不太干净的那种。” 

那个男人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我希望你是对的,你知道,我憎恨麻烦……..” 

琼斯感到舌头几乎因为紧张而打结。“我保证,先生,我保证。” 

那人笑了起来。他的笑容那么迷人,琼斯怔怔地望着他,那一刻忘记了害怕。

“好啦,别担心,琼斯,你非常有帮助,我很高兴——” 

他从怀里掏出魔杖。

“一忘皆空。” 


4. 

盲猪酒馆从不通宵营业。在天边透出第一抹亮光时,纳尔拉克就会让他的歌手和乐队闭上嘴巴,停下手指,多一秒都不肯。那时,他的服务生开始收拾前一晚留下的狼藉,包括直接把一桶桶冰水浇在所有不肯离开的醉鬼的头上。清醒过来的自己骂骂咧咧摇摇晃晃地走出去,烂醉如泥的直接被专门聘来的保安麻袋一样扛出去扔在马路上。没有例外。“我这里是让你们来玩的,不是来住的。” 他不耐烦地咬着烟斗,“别在我这儿过日子。” 

因此,当那个一身黑衣的男人踏入酒馆时,整个酒馆空空荡荡,只剩下空气中一股挥散不去的酒精气味。所有顾客都已经早在一个钟头前就被赶走,服务员擦过桌子,摆好椅子,只剩下一个年轻的妖精还在用咒语控制着拖布自动在地上清理一些呕吐的痕迹。纳尔拉克从他的记帐本上抬起头,在看到男人的一刻咬住嘴里含着的雪茄深深吸了一口。他打了个手势,剩下的那个妖精立即退回厨房里,一个虚假的笑容这才绽放在他脸上。他迎上身去。

“格雷夫斯先生!欢迎,欢迎,想喝杯什么?” 

魔咒从男人身上褪去,普通的棕发蓝眼一寸寸变化,转成一个黑发深眸,面容严峻的男人。泯然于众的平凡从他身上消失,一种辐射般的震慑力从他身上伸展开来,缓缓推过房间的每一寸地面。他重新变成了手握大权的法律执行部部长。 

“我想我们都没有那个时间,纳尔拉克。” 他不冷不热地说,魔杖顶端的伞面瞬间消失,他却没有把魔杖揣回衣服里,而是依旧拿在手里。

这倒是少见。

“那您又是来做什么的呢?” 纳尔拉克问。

“我需要你的一些东西。” 格雷夫斯说。

“你想要什么?” 纳格拉克即刻摆出生意人的姿态。格雷夫斯却没有买账。

“你的一点记忆。” 他没有半点商量意味地说。

纳尔拉克愣住了。

“你在开玩笑。” 他说,“这倒是个好笑话。一个人走上来对盲猪酒馆的纳尔拉克说我要你的记忆,我开开心心地说好啊我的脑子就在这儿您随便看吧。哈!” 

法律执行部部长不耐烦地转了转手中魔杖,“我看起来像是在跟你开玩笑吗?” 

妖精怀疑地盯着他好一会儿,最后说:“告诉我你具体想要什么,我倒想听听你愿意付的价格。” 

“不,那不是我要付的。” 格雷夫斯冷笑了一下,“那是你要付的通行费。” 

没给对方反应的机会,他接着说:“我想你你不会没听到消息,有个外国巫师私下进城了吧?”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纳尔拉克说。

“动动你的妖精脑子吧——” 法律执行部部长冷漠地说,“哪个外国巫师刚从欧洲大张旗鼓地消失?哪个外国巫师需要并胆敢逃避正规渠道只身前来美国?或者说,哪个外国巫师也许想在美国打开新局面?” 

纳尔拉克的舌头僵住了。足足几秒之后,他才勉强说:“你不会在告诉我——你不会在告诉我那是格林德沃?” 他听到自己声音中的颤抖。

“一点不错。” 格雷夫斯说,“而相信我,他会来找你的。” 

妖精垂下头,思量起来。短暂的震惊已经过去,他现在得因为这巨大未知数的加入而开始精细地打算盘了。“我得考虑考虑。” 他说,“过两天再来吧。” 

格雷夫斯嗤笑一声。“你不会觉得两天以后你还能好好地,脑子没被动过地坐在这吧?” 

纳尔拉克抬起头,瞪着他。“那你想要我怎么样?现在就把记忆给你吗?” 

“不然呢?” 男人说,魔杖在他手中转动。“他随时都可能站在你的门外,并且他可不会像我一样问了。” 

就在此时,纳尔拉克意识到了某些东西。格雷夫斯从来不会像那些年轻的奥罗一样,炫耀性地把玩魔杖——但这已经是今天第二次他看到对方手中魔杖的动作了。事实上,如果不是他自己也被这新闻搅乱了心神,他早该注意到对方身上几乎炸开的焦躁之色——当然,这个爆炸是指相比起平日的执行部部长来说。在一般人看来,格雷夫斯现在依旧像国会大厅里的十二奥罗雕塑一样坚不可摧,高高在上。但这骗不了他。对方心神不安的程度比他所想的要重得多。

“我才意识到,我们还没有谈到任何细节呢。” 他眯起眼睛,“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样的记忆?” 

“你知道我要什么——关于那群抗议者的信息。我不能把它留给格林德沃。” 格雷夫斯说。

“你的意思是…关于你和那群抗议者的信息?” 纳格拉克圆滑地提出。

格雷夫斯面色一凝,深色的眼睛一瞬冷得像隧洞。

“纳尔拉克,” 他说,“别想对我耍花招。你以为我会用这种事情来骗你?这不是小事。他知道的越多,就越难对付。” 

纳尔拉克却不再那般恐惧了。他故意恢复了那股毫不在乎的粗劣的神气,“可是这和我有半分钱关系?你自己也说了,他会来找我要信息,也许还会要我的记忆——可你也在要我的记忆,有什么区别?其他的又关我什么事?” 

格雷夫斯轻蔑地笑了。

“我从不觉得这个词会被用在你身上,纳尔拉克......但你无知得可悲又可笑。你以为我是在跟你玩政治游戏,这只是一个新的鬼花招。动动脑子!难道报纸上说的还不够多吗?你对他的口号当真一无所知吗?当然,这一切跟你是没什么关系的——如果你是个人的话。但如果你是个妖精,这就完全是两回事了。” 

“相信我,你绝对不会想让他控制纽约的。” 他说。

沉默延迟的时间很长,格雷夫斯满意地看着对方眼中的挣扎之色。他知道纳尔拉克的选择。做那一行的,没有小心谨慎四个字刻在脑仁里是活不下来的。另一个险太大,妖精冒不起。

对方最终开口了。

“可是...他是最顶尖的巫师…他难道不会看出来记忆篡改的痕迹?” 纳尔拉克犹豫道。

于是他知道,事成了。

“我也是顶尖的巫师。” 格雷夫斯高傲地说,唇边扬起一个志在必得的弧度,“放下心吧。” 


  21 10
评论(10)
热度(21)

© 阿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