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紫

追逐幻影之人

 

[hp]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2

cp斯内普x卢娜 ooc预警

1

本来想把它写完,可是最后一幕太难了,放弃赶死线了(。


——————————

洛夫古特小姐:

我本不想回信,但是你的信中有几点让我不得不提。首先,你一定是在开玩笑,戈第根根本不可食用。它既无营养,也无魔力,口感恶心,且含有少量对人体有害的矿物质。我从未听过用它来泡茶的说法。其次,甘草和马鞭草种在一起会影响他们各自的药效,使得甘草性中带酸,非常危险,我强烈反对你这么做。 且:芒蝶是什么鬼东西?

S.斯内普 


亲爱的斯内普教授,

哦,戈第根是一种很棒的植物!我很喜欢茶的口感,而且它对人体是有益,而不是有害的。它总让我感到更加清醒,我觉得它能帮助驱赶走一些我们脑子里的蝻牤,就是那些扰乱我们思绪的,嗡嗡叫的小东西。我强烈建议您也试一试,只需要拿一把戈第根煮上半个小时,再用煮过的戈第根泡水就好。我个人喜欢加些甘蔗水,但我父亲喜欢加迷迭香的粉末。您可以按照自己的口味来调配。而且,酸甘草一点也不危险。它像个小灯笼一样,时不时就吐出些汁水,我觉得那很有意思。

至于芒蝶,他们是一种很可爱的昆虫。他们的翅膀会随着光线变化,在朝阳或晚霞时格外好看,而且他们只要扇一扇翅膀,在很远的地方就会挂起龙卷风来!我从来没有经历过龙卷风,但我听说过它,那是一种旋转的,很大的风,所以这些小东西不是很厉害吗?可惜我只有在夏天能看到它们,这真令人伤心。

我很高兴您对我们家的园子充满兴趣。我画了一张给您,希望您能喜欢!

且:您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您喜欢什么样的颜色呢?

正在收拾颜料的,

卢娜洛夫古特


洛夫古特小姐,

你对蝴蝶效应这四个字一定有什么误解。它只是一个比喻,并不是说真的有一种蝴蝶可以在几百万英里外引起龙卷风。所谓芒蝶只是你的臆想。而且我再次重复一遍,戈第根对人体有害,损伤人的大脑。我强烈怀疑这就是为什么你觉得更加“清醒”,因为你的脑子要被弄坏了。以及,我怀疑你所说的甘草的汁水就是它的酸,而那样的话,你到现在都还没被烧伤成一级残疾真是个梅林才知道如何发生的奇迹。

画的颜色还不错,但如果你家真的和你画的一样,我希望你父亲施够了防护魔法。它看上去不像是什么遵循了基本建筑原则的东西。

S.斯内普 


3. 一个月零二十一天前

他瞪着面前那东西已经有半个多小时了。在前一个小时内,他翻遍了《神奇动物在哪里》,《神奇动物图鉴》,《英国的神奇动物》,《岛国神奇动物的特性》等等,甚至连《如何迅速识别一只神奇生物》这种破烂他都看了,却说不上这东西是什么来!他,说不上一个可能的魔药材料是什么!在不甘和愤怒的同时,他感到一种他很多年没有体会过的茫然无措,仿若第一次发现自己住了十多年的房子里有个地下室那样震惊,而这让他不禁猛地站起来,在房间里开始来来回回地踱步,全心全意抗拒着承认自己的错误。他在这个问题上大错特错,在信中断然斥责那个洛夫古特女孩,而现在呢!哈!可是——怎么会有他不知道的东西?

他摁住额角跳动的青筋,在自己的怒火中突如其来地感到一阵惊惧。他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想了?他从何时开始认为自己在熟悉的领域便无所不知?他何时变得如此傲慢自满,固步自封?魔法世界如此广大,谁人敢说自己探索至尽头?伏地魔和邓布利多尚且不能,他又缘何自以为是?难道间谍的这些年已经荒废了他学习和探索的才智,把他曾经引以为傲的灵慧全部转成了大脑封闭术下不动声色的凝神试探,声色揣摩?他失去的是否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多? 

他浑身发抖,却不知道是对着自己或是那个女孩。

然后他抓起笔。 


4. 一个月零九天前

亲爱的西弗勒斯,

你收到我的书了吗?那些都是我很喜欢的故事,我希望你能喜欢他们。你看,不会魔法的人写的故事不也是很有趣吗?他们在这方面可真是想象力丰富,而且写的关于魔法的故事可是不少呢!那些故事读起来都非常有意思,我有时候希望魔法真的是那样运作的,比如一种以物质之间的共鸣而造成连接来施法的,听上去比我们的有趣得多啦。我曾经根据其中一些故事中描述的魔法理论来做过一些实验,可惜大部分都失败了。但有几个倒可以算是有些进展,比如他们提过一种“阵法”的概念,而认为特殊的图案会产生特别的魔法,而且和占星有关,而我曾经尝试过把施法手势的一些原理应用到这上面来,倒是成功了几个很小的,没什么魔力的“法阵”,但它们过几分钟就消散了,而且实验的过程中太无趣啦,所以就没有再弄。你要是好奇的话,我可以把当初的笔记寄给你。

对了,园子里的蓝麻草开花啦!他们真是好看呀!

卢娜


卢娜,

我收到了。看这些麻瓜写的魔法故事确实非常引人发笑,他们编造出的魔法体系真是又滑稽可笑,又称得上令人耳目一新,其中有些想法的确非常有启发性。我也开始了一些自己的实验,先不说是什么了,如果有任何进展的话我会立刻告诉你。我从未读过麻瓜的作品,现在觉得它们在我耗尽精力不想再做实验的时候也挺娱乐人的。

我倒是没注意过蓝麻草的花。

西弗勒斯 斯内普


5. 十五天前

亲爱的西弗勒斯,

我也觉得假期比较清静,这个假期更是两三年来第一次如此平静安详。我终于可以安静地观察研究,不会被人打扰啦。在学校里,端着一株波拉草走来走去看起来总是有点奇怪,且前两年的事情也不允许我把精力放在这些事情上。不过我总是很期待开学,学校的禁林真的是一片再神奇不过的地方!我以前经常在晚上悄悄溜进禁林,并且确实见过一些平日里很少见的生物。我在禁林中亲眼见过独角兽!他们真是美得令人窒息。

不过如果真的不喜欢教书的话,为什么不换一个工作呢?大战已经结束,你把霍格沃茨保护得很好,你不需要留在那里了吧?而且提到这个,我一直想和你说谢谢。我去年就想给你写一封道谢信,可是我怕如果被卡罗兄妹发现,会给你带来麻烦。我想我们去年给你带来的麻烦已经够多了。我一直对此心怀歉意。我知道在我们那种程度的抵抗下,保住我们的性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我们又实在不能不那样做。如果没有你,我不一定现在还能活着呼吸英格兰的空气。我们所有人都欠你一句谢谢,且还抵不上你为我们做的百分之一。我对此真的心怀感激,并且着实感到很幸运。

也许你可以考虑考虑开一家魔药店?我相信一定会有很多人来的。

卢娜 


他一个字一个字地看这封信,突然哽住了喉咙。去年他便一直注意到这个女孩在看着他时,眼中缺少那些格兰芬多的怒火和仇恨,但他从不知道…….他从不知道即使在那段时间,也是有人以那天然的敏锐懂了他……他知道自己应该感到后怕,但他没有法子。他只觉得令人发颤的暖意一阵一阵冲刷过他的四肢百骸,让他竟觉得体内有什么在肿胀发酵,好像泪水时刻便会落下来。那些冰冷,痛苦,又漫长不见天日的日夜因为这简单的一句话而褪去了曾经极致的黑暗和孤寂,仿若确确实实有人和他在过去那条荆棘路上同行。他不懂这情感是为何,却也不想再深思这个问题。

他捂住脸,颤动肩膀,似哭似笑。


6. 八天前

亲爱的西弗勒斯,

你这些天都没给我回信,我有些担心。我是否让你不高兴了?如果是那样的话,我真的非常,非常抱歉。

以及,关于我前些天提的建议,我还有另一个提议,想问你的意见。我近期可能会去北美洲研究当地的神奇生物,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吗?我的意思是,要是你没生我的气,或者生了气但是愿意原谅我的情况下。我觉得要想放松的话,旅游不失为一个好主意,你说呢?

忐忑不安的,

卢娜 


他微笑起来,提笔写了简单两个词。


卢娜,

好。 



7. 三天前

斯内普教授:

我充满歉意地通知您,我们在三个月前告知您的灵魂伴侣人选出了错误。我们的占卜师这两天意识到施法的仪器未经调整,出现了某些错误,而我对为您带来的任何误会和不便表示衷心的歉意。如果您想知道您新测出来的灵魂伴侣,请在一周之内来到魔法部灵魂链接分部。

感谢您的合作。

您的,

魔法部灵魂链接分部 

tbc

  29 17
评论(17)
热度(29)

© 阿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