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紫

追逐幻影之人

 

【旧文】马萨诸塞州最不为人知的头条新闻

今年唯一的生日礼物😂 我家西皮最棒啦

白菜鹅:

1.
“你还没到申请枪支的年龄吧,艾比?”阿紫小心翼翼地打量眼前这一小个,默默拉开了距离,其实在枪面前拉开距离好像也没什么用?
“没,但是这又不是我的,我从家里顺过来的好么,在德州,谁家没多备个三四把枪才是不正常。”来自德克萨斯的金发女郎一甩头发,一点儿不把阿紫的神经过敏放在心上。
阿紫现在这个年度的第三次想要换房间,她申请女校的很大一个原因就是想避开麻烦,但是看这架势,她也就只好默默在心中的笔记本狠狠记下一笔。
德州的女孩子比任何正常人都麻烦。
“对了,你上回那个论文——”艾比抬起头,问话才说了一半,阿紫的床上突然就是一声巨响,吓得她险些一把扔了手机。
“该死的。”压低了声音却压不住怒意的抱怨声响起,低沉的声线怎么都不是是这么个女校附近该出现的。阿紫出于某种下意识竟是一把抄起了床头柜上的枪,照着脑子里存了无数集的美剧就摆出了个pose,好像刚刚避之犹恐不及的那人不是她似的。
“不许动!手放头上!转过去!”
摔在她床上的人抬起头露出一副阴沉的面孔,看起来最多不过二十岁却好像四十年没洗过头似的。
“该死的麻瓜,”他毫不畏惧阿紫手中的枪,从床上站了起来,长长的大黑袍瞬间盖住他的脚背,“你想干什么?”
……她该开枪么?美剧里面不是这么发展的啊!
“这句话该我问你才对!”一惊之后吓出的底气已经没了,现在阿紫觉得她举着枪的两只手都抖了起来。
“我对眼下的情况毫无头绪!”他皱着眉,仍是语气不善。
“……嘿,詹妮?”艾比突然握住了她的胳膊,阿紫一个激灵险些就把子弹这么射出去了。
“干嘛?”
“我觉得……他不像是坏人啊?”
“你咋知道?”
“他说的伦敦腔诶!”
“……”
德州的女孩子比任何正常人都麻烦,重点号。
2.
身为一个学历史的,阿紫无数次告诉自己,远离麻烦,不然史书上多少血淋淋的事实就是前车之鉴。
她学生物的室友显然没这么个概念,看着艾比跟掉进来的男人相谈甚欢,她头痛欲裂。
就她这样儿还想申哈佛医学院?洗洗脑子!
“詹妮!”正完全忽视“小心陌生人”这条基本准则的艾比突然转过头瞪她,阿紫这才发现她好像把心中的抱怨说出了口,“我说了很多遍了!我想申的是霍普金斯!”
“我管你想申哪儿!”阿紫终于也崩溃了,她一下子冲到小茶桌旁,啪的一声把艾比的手枪往桌上一拍,“你应该——”
砰!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这么个破烂手枪,这么拍一下都能走火……”最先回过神的阿紫咬牙切齿。
“女孩儿们!你们在干什么!”
很好,动静终于大到惊动房东太太了。
“没什么——”艾比解释的话没出口,房门就给从外面扭开了。
“啊!”随即就是一声比枪声还刺耳的尖叫,年迈的房东太太一手指着桌上的手枪,还看着印花墙纸上一个很明显的小小的黑洞,“大白天的你们cosSherlock么?这是我的房子!”
“你终于来了!”阿紫在艾比站起来的一瞬间把她摁了回去,“夫人,我们处理不了这事儿了,你帮我们报个警吧。”
“报什么警?”房东太太的惊讶转为一辆茫然,这时阿紫才发现,以她的角度绝对看得见那个不速之客,可她的目光平平扫过去,没有一丝异样。
两个女孩子突然就意识到事态的严重了。
“我想我们现在可以开诚布公了吧?”好不容易送走房东,阿紫筋疲力竭地瘫在高背椅上,一脸严肃地说道。
房间里只有一把大椅子,艾比只好在另一个稍矮一点的低背椅上坐下,“别人看不见你。”这句话是对他说的,艾比看起来还没从惊讶中缓过神来。
阿紫第一次看见除了嫌恶不耐烦和有人欠他钱以外的表情出现在不速之客脸上,那是一种凝重。
“西弗勒斯.斯内普。”他报出一个名字。
这次是阿紫先惊得跳起来。
“斯内普!你是斯内普教授!”
3.
“现在事情是这样的,”阿紫手握大红马克笔,在一张大到不裁开除了画画和画历史年表外就干不了啥的白纸上涂涂写写,“你是西弗勒斯.斯内普,从哈利波特的世界里过来。”她在白纸的正中画了个大大的“HP”,圈了起来,引出另一个圈,里面写了“S.S”。“你是个巫师,”她在SS下面写了“巫师”和“魔法”。
“我的魔杖不见了。”斯内普又把手伸进自己的胸口摸了摸,即使看过电影,阿紫看见他这个动作也还是愣住了。
如果这是个女巫……阿紫不由自主地往下想,然后就觉得自己不能再想了。
“咳,魔杖没有,”她颇为尴尬地干咳,划掉了“魔法”,“你现在在美国,马萨诸塞州,好吧我知道你不知道这个地方,如果说哈佛麻省都在这个州是不是好理解一点?”她毫不意外地在他的面无表情中看出了几分茫然,索性放弃解释,“史密斯学院,我和艾比在那里上学,是一所文理学院……好了我不指望你能理解文理学院是什么意思,但是最重要的是,”阿紫把纸转过去,给他指了指那个刻意描粗的大写单词,“史密斯学院,是个女校!”
“女校就女校啊,”艾比一把抢过马克笔,在“HP”旁边加了个“伦敦”,“你还打算带他去上学不成?他从英国来,我们就把他送回英国去,剩下的问题,就不是我们该管的了,詹妮,你下午有课吧?”
阿紫看了看表,还剩一个半小时。
“这件事结束地越早越好,”斯内普拿起了被扔在桌上的马克笔,摆弄好久才稳当地握住,他在“伦敦”旁加上了“魔法部”、“霍格沃兹”和“法律”。
“我还是先去上课,斯内普教授,”阿紫看着纸上血红的一片突然觉得眼晕,她下意识地叫出“教授”,尽管眼前的斯内普完全一副学生模样,“小书架里的书基本都是我的,你随便翻翻,然后让艾比着手把你送回英国,我就不管了,我一个在美国的外国人,现在申英国签证简直难上天了。”阿紫说完就离开房间,即使知道没人看得见还是谨慎地关上了门。
房间内顿时陷入尴尬的沉默。
斯内普起身想去拿书架里的书,然后,他的手直接从书架里穿了过去。
艾比一脸惊讶,回头一看,大大的白纸上斯内普写下的三个词还赫然摆在那里。
“应该是……”对魔法更熟悉的斯内普率先做出推测,“你们碰过的,我才能碰?”
艾比拿起桌上的水杯递过去,斯内普伸手接了,水杯稳稳当当地停在他的手里。
“啊,要我给你递啊,”她挑眉,突然露出一抹不怀好意的笑,“那就我递什么,你看什么咯。”
一边说着,她就递过去一本《高等数学》。
4.
“我们没碰过的,他不能碰?”阿紫一上课回来就得知了这么个离奇的消息,绕是那几本著名的魔幻小说她都翻过,也不禁懵了。
艾比抓起桌上的水杯向外一泼,只见里面隔夜的咖啡尽数穿过了斯内普的身体,哗啦一声全洒在地毯上了。
“那是不是我们没去过的地方,他也不能去?”阿紫觉得头疼,本来打算仗着斯内普没人看得见这个优势随便找个航班让他溜进去,现在看来也不行了,他可能会直接从飞机上掉下来。
“这个不清楚,但天都快黑了,他总不能一直留在我们的房间里吧?”艾比的新鲜劲儿一过,也开始发现麻烦了,“而且,他不需要换洗衣服?”
“反正哈利波特里说他一直都不换衣服,也不洗头。”阿紫突然想起原著里斯内普学生时代的落魄和不良好的卫生习惯,尽管看书看电影的时候不停地叫着教授你好可怜让我给你幸福之类奇怪的话,但问题真到眼前了……女孩子都是爱干净的不是么。
斯内普觉得他出生以来就没碰到过这么诡异的事情,甚至连莉莉竟然喜欢那个混蛋波特都比不上,尤其是这个房间的所有者们还一副对他很了解的样子。如果不是理智尚存,他觉得他可能下一秒就会站起来发两个恶咒或者出言嘲讽了。
莉莉……
他突然想到突发情况之前的事,不过是一个脱口而出的词,但她似乎,真的很生气?
想到这里他想回去的心更急切了。
“你们这里有没有可以熬东西的锅?”
金发的女孩儿对他突然的发言很是惊讶,另外一个倒是见怪不怪的,“你要熬魔药?这里可没有那些奇奇怪怪的药材。”
“我知道有魔药用麻瓜界有的材料也能做。”说着他又拿起了桌上的笔和纸,这个大红色实在是刺眼极了,可谁让这是整个屋子里他唯一能碰到的东西呢?
一个单词挨一个单词飞快地写下去,斯内普也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或许是担心下一秒自己就失去了这么做的勇气?不,不过是两个麻瓜而已……
“……蟾蜍皮?”阿紫一眼扫过去就看见了不少……另类材料。
艾比也凑上来看了一眼,“实验室里应该都有,但你可别想让我把那些东西全给你碰一遍。”
克制……克制……你现在没有魔杖……斯内普努力在心底提醒自己。
阿紫扫了一眼斯内普还握在手中的笔,突然有了主意。
斯内普紧握的拳头突然被一双手包住了,他瞬间愣住,下一刻那双手就缩了回去。
“现在试试你的手能不能碰到东西了。”阿紫拍拍手,对自己的机智很是感慨。
他缓缓抚上了书架上,果然没有再穿过去,触手是微凉的触感,不算太凉却很舒服。
就和她的手一样,不知为何,他不由自主地想到。
5.
斯内普最落魄的时候,也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大半夜的来干这种偷鸡摸狗的勾当。
他先是从实验楼的墙里穿了过去,然后再小心翼翼地将自己已经能碰到实物的双手从窗户缝里缩进来,金发麻瓜给的信息模糊极了,他为了找这么个小楼在校园里转了大半个晚上,为什么麻瓜的建筑看起来都是一个样子?
迅速找齐了自己需要的东西,把它们全都放到了一个商量好的隐蔽地方,他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出了实验楼,不知是不是因为放松下来的缘故,他一眼就看到了漫天多得晃眼的繁星。
英格兰好像从来没有这么多这么亮的星星,又或者他从来没注意过?
阿紫第二天一大早起床刚一开门就看见了靠在她们房间外面睡觉的斯内普。
她们是不是……有点儿过分?
想到这里的阿紫心虚地去把客厅的沙发上上下下摸了一遍。
6.
明明都是很正常的固体,在同一个锅里用了不知什么方法,竟都像融化了似的,成了浅蓝色的一锅,氤氲出袅袅白雾来。
明明原材料很是恶心,冒出的味道却没有想像中的难闻,反而有一股熬久了的玉米浓汤的香甜。
阿紫突然觉得自己该先跟着艾比去吃个午餐的。
“…呃……教授?”阿紫先是低声叫了一句,看对方没有反应,才反应过来他穿过来的时候好像还没当上教授呢,“西弗勒斯?”
她并不是自来熟,只是美国人实在是没有叫姓氏的习惯,她久而久之也被同化了。
正在熬魔药的人没有回话,只是轻轻颔首示意自己在听。
“昨天的事……”她突然觉得窘迫,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真是抱歉,我们忘了你没有地方去……其实说忘了也不恰当,总之……客厅里的桌椅板凳还有沙发我都碰过了,你晚上可以躺在沙发上,嗯。”
斯内普正在熬魔药的手突然一僵,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不必了。”他以只有自己能听见的音量低声喃喃道。
莹蓝的魔药盛在普普通通的玻璃杯里,冷却了许久却仍不住地冒着白雾,在灯光的照射下剔透晶莹,阿紫看着那奇怪的蓝色,突然没来由地恍惚。
“喝了它。”那抹莹蓝极快地晃到了她眼前,阿紫还在为昨晚的事内疚,也没多想什么,甚至不问这究竟是什么,一把接过就仰脖饮了下去。
啪!
玻璃杯掉在了地毯上,没喝尽的魔药尽数洒了出来,染出一块蓝色。
斯内普下意识地接住了软倒的阿紫,尽管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
“麻瓜都是这么没戒心么……”他把她搁在了自己最初来这里时掉到的床上。
魔法部……魔法部……英国有的话,美国怎么可能没有?
这两个可笑的麻瓜一心用她们麻瓜的方式思考,在他坦白身份后也没想过去诉诸魔法。
要惊动魔法部的话……
斯内普看向了桌上还剩着的半锅魔药。
还有什么办法快得过用魔法的方式伤害一个麻瓜?
7.
阿紫一觉起来觉得头沉得不正常,一看表才发现已经到下午了,马上就该上课。
她匆匆披上了外套,准备出门,手刚一碰到门把,就突然愣住了。
她是不是落下了什么东西?
草草扫视房间,她突然注意到了地毯上莫名其妙多出两团污渍来,一团咖啡色的,还有一团,是一种奇怪的、看多了竟然会让人头疼的蓝。
然后她就看到了桌上放的一把小小的手枪。
肯定是艾比弄的,她要换房间!
德州的女孩子比任何正常人都麻烦。
———————End

  1 4
评论(4)
热度(1)
  1. 阿紫白菜鹅 转载了此文字
    今年唯一的生日礼物😂 我家西皮最棒啦

© 阿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