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紫

追逐幻影之人

 

【旧文】分崩离析(SGS)

哈哈哈哈给喜欢hp四巨头和历史向的大家安利我家cp!

她终于玩lof了我心甚慰啊hhhhhhhh

白菜鹅:

0.
戈德里克.格兰芬多有一把宝剑。
骑士都该有把宝剑不是么?
霍格沃兹刚刚开始对外招生时,这把剑就挂在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里,没有入鞘,明晃晃的剑锋亮在外面,似乎在夜晚也仍闪着银光。
可它被施了魔法,学生们都碰不到它,更别说举起来了。
戈德里克在公共休息室单独给他的孩子们上课时,他们最喜欢谈论的话题就是那把剑,他们想摸摸它,想举起它,他们请求戈德里克去掉剑上的魔法。
“它太沉了,你们举不起来的。”
“你都能举起来,为什么我们不行!”孩子们不满地抱怨着。
“哈!”戈德里克立马站起来,换上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跟我比!我的力气可大呢!”
他满脸带着孩子气的骄傲:
“我的力气大到可以用一只手把萨拉查.斯莱特林抱起来。”
1.
戈德里克曾是教会的骑士。
和平年代的骑士似乎除了唱颂歌和祈祷以外没什么可干的了,巫师在那个时候还不是个被避开的单词,可戈德里克却清楚地知道哪些词①是被避讳的。
戈德里克有点害怕了。
可戈德里克告诉自己没什么。
戈德里克总是乐观的。
2.
“你为什么不愿意去上斯莱特林先生的课啊?”适应一直都是很困难的,'让每个人教授不同的课'这个规划才开始了很短一段时间,戈德里克已经处理了不下五起类似的事情。
男孩儿低着头,时不时偷偷瞟一眼戈德里克,戈德里克注意到了他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和一道伤疤。
他有些不忍继续追问下去了。
于是他强拉起一个笑容,开始以他一贯的方式开玩笑。
“哦……让我猜猜,他长得很可怕吗?嗯,或许有点儿。他说话的语气很恐怖吗———”
“他是个奴隶主!②”漂亮的眼睛再次看向戈德里克的时候已经蓄满了泪水,他开始发抖,捂住自己的嘴无声而无助地哭泣起来。
戈德里克笑不起来了。
“别这样,哦,别这样,”他给了他一个拥抱,想要替他抹掉脸上的泪痕,可他失败了,男孩儿本就不干净的脸被抹的更脏了,戈德里克似乎从来不擅长温柔:“你听我说,这没什么的,全校谁不怕萨拉查.斯莱特林呢?跟他的身份有什么关系,他这个人本来就看起来比较可怕,我跟你说啊,你只要……”
男孩儿渐渐不哭了,他抬起头看着一脸坚定的戈德里克,突然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他顺口说了句玩笑话。
“先生,你就不怕他啊!”
“谁说的!”戈德里克顿时满脸惊恐,十分夸张地瞪大了双眼:“我怕得要命呢!”
戈德里克爱干的事情就那么几样,教学生,讲故事,开萨拉查.斯莱特林的玩笑。
男孩儿笑了起来,不管怎么说,总算愿意去上课了。
戈德里克看着他离开公共休息室,在他回头时给了他一个鼓励的微笑。
木质的小门发出吱呀的声响,戈德里克目光闪烁,脸上的微笑还未褪去,即便如此那声轻叹仍带着任谁都忽视不了的沉重与落寞:
“我怕他不要我了啊……”
3.
爱情是一片泥潭,看起来平平凡凡不足为惧,可一但一脚踏入便永生永世无法自拔。
有的时候,戈德里克也奇怪自己为什么会跟萨拉查吵起来,门第之间似乎成了永恒的话题,但戈德里克清楚极了萨拉查的固执,也清楚极了自己无法改变他的偏见。
他似乎在享受争吵。
更奇怪的是,萨拉查也似乎从未表示厌倦。
每次争执给戈德里克带来无尽的烦恼,但是不知不觉地,在糙如乱麻的层层忧虑之下,就藏了几缕极浅极浅的欣喜。
只可惜争吵终归是争吵。
“我绝不会任由那些毕业的孩子无家可归的!
“我们该给他们一个生活的地方呀!生在下层难道是他们的责任么?”
戈德里克好像说了很久,萨拉查紧抿着唇,才带着讥讽挤出一句,“我并不欠他们的。”
戈德里克似乎又被点燃了,他立马提高了音量:
“你为什么总是这样!”
萨拉查并没有说话,戈德里克顿了顿,深吸气后压低了声音怒道:“你究竟要伪装到什么时候!你自己都不知道你自己么!什么都要反对,什么都要拒绝,可结果呢?教我和赫尔加的学生你也教了,下层的孩子也走进学校了,说'不'很有意思么?你从来就不承认你自己在想什么!”
“你真是———”
“就像!”戈德里克猛地又提高了音量,打断了萨拉查。那一瞬间,没有思考,就那么不加掩饰地脱口而出了,“就像你明知道我喜欢你!你也明明就喜欢我,你为什么就不肯承认呢?!”
戈德里克向前一步,狠狠抱住了萨拉查。
好似整个城堡都要炸裂的一声巨响,戈德里克被狠狠地甩了出去,任谁也没法看清萨拉查是怎么抽出魔杖的。戈德里克从被他撞翻的桌子上爬起来,那根魔杖就竖在他鼻子跟前了。
萨拉查似乎从未如斯愤怒过,举着魔杖的手因为太过用力甚至在微微颤抖,戈德里克反倒平静下来了,盯着那对有些缩小的瞳孔。
良久,布满惊怒的墨绿色瞳仁深处渗出了一丝冷冰冰的情绪。
“格兰芬多,”萨拉查的话说到了一半就不再继续,他最终收起了魔杖,转身就走。
戈德里克回想起那双眼睛,没来由地有些害怕了。
那是同情。
4.
霍格沃兹的矛盾从未停止,霍格沃兹陷入一片哀伤。
海莲娜死了。
罗伊纳终日着黑,有一段时间甚至不愿卸下裹了三层的头纱,不愿露出一丝茶金色的鬈发。她突然开始明显地偏向戈德里克的想法,似乎每年多教几十个学生就能挽回她亏欠了太多的女儿一般。
萨拉查成了孤独的那个。戈德里克好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萨拉查大概马上就会妥协了吧,他想。至少不会在大家面前那样直白地反驳他们。萨拉查开始避免与戈德里克的争吵,戈德里克更安心了,萨拉查终于理解他了。
戈德里克又想到了另一件事情。
5.
“夏华既谢,鸟鸣已殇。③”
椅子被激烈的动作弄得仰倒下去,戈德里克话音未落,萨拉查就猛然站起。
戈德里克跟着站了起来,这是在霍格沃兹的礼堂,他看着萨拉查,带着似乎不容打击的执着。
“我很清楚我在说什么。”
戈德里克觉得萨拉查会愤怒,会像上次一样给他一个恶咒,可萨拉查没有,他在一开始的激动后很快就平复了,他看着戈德里克,又露出了那种可怕的情绪。
“异教徒人数众多,我似乎势单力薄。④”
他眼中的情绪又开始变化,似怜悯,似可悲,他当着在礼堂的所有学生,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从未想过,我的朋友竟是这样一个可耻的人。”
他加重了音,带着几分嫌恶重复道,“可.耻.的.人。”
他抽出了魔杖,长桌上的学生被吓出一阵低低的惊呼,魔杖指着戈德里克⑤,戈德里克愣住了。
戈德里克看了眼台下的学生,又看了看指着自己的魔杖,很快释然了。
或许萨拉查不愿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吧,是他考虑不周。
可情况似乎已经不容挽回了,戈德里克突然冒出一个绝妙的想法。
他对着萨拉查,左手搁在了胸膛上,缓缓单膝跪下:
“教区骑士戈德里克.格兰芬多请求领主大人赐予决斗之权利。⑥”
萨拉查懵了。
魔法决斗,整个岛上没人是萨拉查.斯莱特林的对手,可若仅论驭马比剑,又有谁比得过戈德里克.格兰芬多?
决斗的结果是毫无疑问的,戈德里克戈德里克利用他的技巧仅仅打掉了萨拉查手中的剑⑦。
这不过是个玩笑嘛。
可萨拉查却毫不犹豫地离开了。
6.
椴叶归根,年岁渐长。
萨拉查再也没有出现在霍格沃兹,有人说他是去了西法兰克,可谁知道呢?
戈德里克不解,随着年岁渐长他愈发不解,他不明白,不过是观点的不一,萨拉查为什么会离开。
可萨拉查走后,他鲜少有时间独自思考了,霍格沃兹的事务一件接一件,几乎要把他压垮了。
他从来都不知道如何在领主之间周旋。
罗伊纳在萨拉查离去两年后去世,赫尔加似乎在一夜之间就失去了所有的生气,双眼布满的血丝从此再也没能褪下去,所有的事情更是全都落在了戈德里克身上。
戈德里克在那些给霍格沃兹帮助的人中,找到了不少萨拉查或罗伊纳曾经的学生。
“您现在还会饮酒么?”有一次一个学生偶然问道,戈德里克记得他,他几乎是当时的那一届中最优秀的了。
“我很少碰酒。”戈德里克惊讶地看着他。
“啊,是么,”他也显得很惊讶,“不过也好,”他说,“有的时候它真的会让我们失去对自己的控制。”
他停了停,很快接着说了下去,“就像那次,在礼堂里……不过后来斯莱特林先生就给我们解释了,你现在不再碰酒可真是太好了。”
戈德里克愣住了,耳边那个学生的一声叹息久久散不去。
“也对啊,你怎么可能是……那样的人呢?⑧”
等到所有谈话都结束,戈德里克突然又想起了萨拉查,他想起了那双冷冰冰的眼睛,里面的那种情绪一点一点地爬上了他的脊梁骨,带起一阵震悚。
怜悯、可悲又嫌恶。
他被那种可怕的情绪淹没了,激烈的,滚烫的,是裹着冰块的沸水,从他的脑海中冲进他的四肢百骸,带来撕裂般的剧痛后徒余一片冰凉。
萨拉查啊萨拉查,原来……你从未爱过我。
———————End
注释:
①'被避讳的词'即'同性恋'。
②征服者威廉给英格兰带来了领主采邑制,在那之前,英格兰大概处于一个过渡时期,即统治阶级既可以被称作'领主'也可以被称作'奴隶主'。但领主采邑制中的农奴和奴隶完全不同,农奴是领地的附属品,大部分时间只需定期缴税,而奴隶是衡量财产的标尺,更类似家养小精灵。
文中'伤疤'则暗示当时的奴隶即使再小也或多或少收到虐待,这也是为什么他们畏惧萨拉查的原因。
佃农和自耕农在当时基本不存在。
③此句与后文的'椴叶归根,年岁见长。'均出自迪特玛.冯.艾斯特(Dietmar von Aist)的Summerwunne ,是戈德里克在委婉地表白,后附原文。
④改自叙事长诗《罗兰之歌》,原文为'异教徒人数众多,我们法兰西人似乎势单力薄。'在私设里,四巨头除戈德里克外均为天主教受洗教徒,所以萨拉查称呼戈德里克'异教徒'是讥诮他从未真正入教,毫无忌讳之心,像一个异教徒一般完全意识不到同性恋是一种怎样可怕的罪孽。'势单力薄'既是自嘲自己在学校的决策方面无人支持,也是在提醒戈德里克当着众人显露出他的心思的后果。
向上述两首诗的作者和译者致敬!
⑤萨拉查在要求决斗。
⑥戈德里克回骑士礼,即要求用普通人的方式决斗,偏萨拉查一开始并没有指明怎么决斗,于是萨拉查吃了个哑巴亏。
⑦如果决斗是认真的的话,这是一种侮辱性的动作,有轻视对方的剑术之意。但戈德里克认为萨拉查要求决斗是为了有个台阶下,并不是认真的,以他和萨拉查的交情是经得起这样的玩笑的。
⑧在中世纪,同性恋不仅是可耻的,不被接受的,更是一种罪恶,倘若当时萨拉查不加以解释,这件事传出去就会成为一个巨大的丑闻并可能使霍格沃兹从此一蹶不振。
Summerwunne (原文为高地德语)
So wol dir, summerwunne! 夏华既谢 
Daz vogelsanc ist geswunden, 鸟鸣已殇 
alse ist der linden ir loup. 椴叶归根 
Jarlanc trüebent mir ouch 年岁渐长 
miniu wlól stenden ougen. 明眸无光 
Min trut, du solt dich gelouben 唯愿子无想 
andere wibe. 匪美人兮 
Wan, helt, die solt du miden. 亦毋其望 
Do du mich erst saehe, 忆昔初见 
do duhte ich dich ze ware 两情相诉 
so rehte minneclich getan. 赏心悦目 
Des man ich dich, lieber man. 诚为郎戒兮!

  30
评论
热度(30)
  1. 阿紫白菜鹅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给喜欢hp四巨头和历史向的大家安利我家cp! 她终于玩lof了我心甚慰啊hhhhhhhh

© 阿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