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紫

追逐幻影之人

 

【BVS】【Wonderbat】可望不可及 上

写文这种东西真的是提着一口气啊,一泄就完了。我本来是想码完再发的,可是被clex脑内刷屏了,我就先把已经写出来的部分发出了好了(望天 

其中老爷用布鲁斯韦恩的身份去见巴里实际上是从柠檬大大 @伯爵茶 的银边里来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但是银边那里给我的感觉就是“就应该如此”QWQ 这篇里老爷和女神的对话里也有的是银边里给我的感觉QWQ 如果觉得侵了我就删w

简介:蝙蝠侠发现他大概也许好像是恋爱了,但是对方大概也许好像并没有这个意思?

1.

怪物的双眼爆出红色,他低声咒骂一句,却无法做出任何逃避。

等待着热浪和死亡的降临,三秒钟后他睁开眼,看到一个修长矫健的身影双膝弯曲,双臂交叉在前,硬生生劈开红光。

那一瞬间他好像看到摩西凭神之力只身劈开红海。若她是位女神,他必为信徒。


2. 

战斗结束, 神子已死,他的身体被那露易丝托付给那神秘女人带走,而后者在一个小时之后敲响了韦恩大宅的门,询问他关于那人的身后事。

“他有位母亲,” 他说,“而我必须去拜访她。” 

“你可愿让我作为你的同伴与你一同前去?” 她问,声音郑重诚挚,这一句话便像是一个许诺。他被话语中的意味微微震住,一瞬间,他感到一种古怪却令人宽慰的情感纽带,好像他可以与人共负这失去神子的重担。但他尽力推开了这种感觉。

“我恐怕我得独自前去。” 他费力地说。

“我明白。” 她理解地点点头,站起身,“那等露易丝从军方的审问中脱身出来,我可以把他带回家之时,我便再联系你。” 她给了他一个带着信任和鼓励意味的小小的微笑。

他试图抽动嘴角,却什么表情也做不出来。


3. 

他站在远处,听着风笛在麦田上飘扬,一只队伍在小道上抬着木棺,缓慢地前行。玛莎在队伍的后面跟着,她的眼泪还未干。

等神父和送葬团队离去,他看着露易丝在那人坟边徘徊,心中唤着爱人之名。 

她走到他身边,和他一同注视着神子真正的坟墓,和他在凡世的爱人。

他发出邀请,她转脸看他,轻叹。“一百年前,我曾放弃了人类,从一个恐惧的时代离开。在人类的世界里,并肩作战是不可能的事。” 

他注视着这背离人类的神女。人类是有罪的,他想, 原罪从骨血中来,随着智慧的火种而绵延不息。我们用质疑和恐惧杀死了神子,但那光明的神子却是被人类用善意和爱而孕育出的。

“人类还是好的。” 他最后说。


4. 

神女重临人间,与一个人类结下盟约。

她却不知若自己尝试上一位人类的守护者所为,是否会收到同样的待遇。

“只有死去的英雄才是英雄,” 他刻薄地评价,“人类在此方面的恶劣声誉始于历史起点。俗语说,失去一个朋友的方法有两种:不断地从他那借钱,或不断借给他钱。后者有时比前者更甚。” 

她轻叹一口气,“那你想让我怎么做?” 

他沉默片刻,低声说,“没有超级听力和超级速度,你本无法在第一时间出现在任何地方,况且你的长处在战斗。注意新闻吧,随机应变,不要过于时常地出门,也不要显露身形。尽量隐藏自己。人类还未准备好。” 

“那什么时候,你们才会准备好?” 她问,这一句平平常常的问题却塞住了他的喉咙。

他没有说话,有那么一刻担心自己把她重新拉入不知结果的深渊。

他其实从未停止担心。


5.

她在韦恩大宅里住下了。

是她在一个晚上主动提出的,她问那是否方便,因为即使是她,也不愿成天坐车来见自己的新队友。

阿尔弗雷德投在他身上的视线饱含欣喜,他却几乎被惊得张口结舌。

“是的,当然......只要你不嫌这里过于空旷孤独。” 他说。

“哦,想想你是对谁在说这话。” 她微笑,那微笑让他们之间几尺的距离瞬间化为百丈时光。他瞬间明白。这个话题过于深刻,他无法继续下去。何况作为一己凡人,他也没有资格进行任何评价

虽然有那么一个瞬间,他想说他也许明白。

在第二天的清晨,他从夜巡中归来,地平线上已经透出一丝天光。他走过韦恩大宅的长长走廊,感到一种奇怪的充实感。他知道在其中一间屋子里,有另外一个人在沉睡,而他为此放轻了脚步,不愿扰她睡眠。

这种平凡微小的顾虑不知怎么让他感到一种突如其来的温暖和连接感,一种在他失去了杰森后再没体会过的感情。好像通过那样一个他尚不知来源的神女,他重归人类的怀抱。


6.

他渐渐习惯了韦恩大宅中多出一人的事实。她起的很早,有时他在夜巡之后会撞上她刚刚起床,在厨房里做早餐。见到他,她便多煎两个鸡蛋,多烤两片面包,两人坐在厨房的小玻璃桌上一起吃早餐,在晨光中欣赏世界苏醒。

不知她是否在英国呆过很久,她还有下午茶的习惯。每个下午,她都在阿尔弗雷德的帮助下亲手制作红茶和糕点,多数时候正赶上他从床上爬起来。她最喜欢的甜点是柠檬蛋糕,茶却是什么都喝。

“我只喝茶,咖啡太苦了,” 她说,“这是美国几项我始终无法融入的习俗之一。” 

他问她其他的还有什么,她做出一种沉思的表情,说:“大概…大部分美国食物都不行。” 

他几乎笑起来,讽刺道,“别开玩笑了,这世上根本没有美国食物这一说。” 

对此她只是翘起嘴角,纵容地摇摇头。

“原本在我的家乡,食物也是很粗糙的。” 她叹道,“只不过在人世百年把我养得太叼了。” 

她有时会提起她的家乡。他知道她的家乡只有女人,而且基本上个个都是勇武的战士。在那里,欺骗和谎言几乎是高于一切的罪行。

大约百年前,她也是个纯粹的战士罢。可她冲茶的动作那般行云流水,赏心悦目,让人看不出丝毫铁与血留下的痕迹。人类是怎样磨平了她的棱角,让她用这般优雅盖住了骨子里的锋利?

他所知越多,便对她越发好奇。

但好奇,着实是一种太过危险的感情了。


7. 

在她住进来的两周后,他在夜晚见到她。神女立于高塔之上,黑发扎在脑后,远远看去像座沉默的云石雕像,俯视着脚下的罪恶之城。半月为她以辉做甲,即使站在哥潭里,她也熠熠发光,恍若神灵。

他在几个呼吸内来到她身边,满心怒气,张口欲言。

她偏头看他,露出一个一闪即逝的微笑,带着不可捉摸的意味。他便突兀想起她曾在他耳边呢喃,“男孩生来不懂分享。” 

“你怎么在这?” 一秒的犹豫后,他依旧开口问道,但声音却不如他想象中严厉生硬。

“你最近的夜巡时间越来越长了。” 她坦然说。

他被这答案定在原地,不知如何开口。在短短一瞬内,无数回复冲到他口边,同时包括“不关你事” 和 “你怎么发现的”,但都被他咽了下去。

“是啊,” 他最终说,“我从前还真以为哥谭这群疯子都不怕他。” 

听到这个答案,她面上微动。沉默地注视着他,她神情悲悯如同古希腊神邸,却又忧虑如同平凡人类少女。“只是如此吗?” 她问,直视他面具下的双眼。她向前踏了一步。

似被那关切的目光刺伤,他在霎那间感到一阵久违的惶恐冲刷全身。本能命令他扭头就走,但他尽最大努力让自己牢牢地站在原地。“当然。现在,走吧。我自己一个人足够应付。” 他催促说,竭力稳住声音。

这种反应无疑算不得出乎意料。微不可见地叹了口气,她依旧直视着他的双眼,最后一次尝试道:“你知道我永远乐意帮忙,对吗?” 

她的眼睛里闪着温暖和真诚的光,他扭开头。

“是的,” 他的变声器中传出一成不变的冰冷电子音,她不知道在面具下他的声音是否有哪怕一丝一毫的软化。“我知道。” 他说。

神女不再开口。她不确定地伸出一只手,好像想把它放在他肩膀上或是什么,却在半途又收了回来,垂在身侧。

她后退一步,缓缓升入漆黑的夜空中。


8. 

他依旧每天见到戴安娜。

她一如既往地为他准备牛奶和煎蛋,还有下午的蛋糕和红茶。她在韦恩大宅的厨房里花费许多时间,午后的阳光从落地窗中斜斜照进,在她的黑发和脊背上涂上一层暖洋洋的亮金色。她劝他休息,目光真诚温暖,盛满担忧。

但他知道有一些东西随着神女放弃留在哥谭的那个夜晚消失了。一些更炙热滚烫,使人心弦颤动的东西。她从一个世纪以来第一次伸手,全然为人类献出那半神之躯,尝试与他分享一些最重要的东西。她的请求关于承诺和归属,而他说不。

“她需要的不是哥潭和我。” 他对自己喃喃,从骨子里感到筋疲力尽。


9. 

他们前去拜访卢瑟文件中的超人类。

“巴里艾伦,” 他介绍说,“那个极速者,在中心城的警局物证组工作,在面前这家唱片店打工。” 

她接过他推给她的文件,却摩挲着平滑的纸面,没有打开。“你不打算穿着制服去?” 她问,看向他身上羊绒大衣。

“不。” 他简短地回答。

她几乎露出微笑,“这非常勇敢。” 

他嘴角的线条柔和下来。“我必须这么做。” 他说,“隐瞒和警戒可以变成一种可怕的罪行。” 

“只要你做好准备。” 她说,声音有点沉重疲惫。他不禁看向她,察觉出这并非泛泛空谈,而是过来者之言。

“从那一刻开始,一直都是。” 顿了顿,他语气平泛地说,拉开车门。


10. 

现在,他们有了新队友。

“我现在同时站在韦恩大宅里和蝙蝠洞的上方,” 巴里第五次小声说,“我感觉我还在做梦。” 

他看到她站在年轻人身后翻了个白眼。
“那你的梦未免有些太过想象力充分了。” 她评价道,“不是每个人都能梦到有一位宙斯之女站在他们面前的。” 

“身后,其实。” 他提醒道,引来她玩笑的怒目。

“哇哦。” 年前男孩再次感叹道,热切地看着他,“我能什么时候到蝙蝠洞里去看看吗?” 

“不能。” 他斩钉截铁地说。

巴里蔫蔫垂下头,脸上一副沮丧面容。

“你是蝙蝠侠的粉丝吗?” 女战士忍不住好奇道,“因为除了我自己,我还没见过他的粉丝呢。” 

“当然!” 年轻男孩大声说,“我是超级粉丝啊!” 

“一个在司法机关工作的蝙蝠侠的超级粉丝。” 他冷淡地重复,并且加重了超级两个字。

“我知道,这听起来不太专业,” 年轻人双眼发亮地承认道,“但是我一直觉得蝙蝠侠能十年如一日地以一己之身来阻挡一个城市的罪恶真的是太激励人了!现在我知道了你是一个人类,还是大富翁布鲁斯韦恩,这就更令人惊叹了!我甚至生出一种如果我不去为人类做点什么贡献这辈子就白瞎了的激情!其实从你刚才坦诚身份到现在,我一直激动得呼吸不畅,只想去绕着地球跑上十圈!” 

他因年轻人的话语和热情而无措地怔住,余光中,他看到她冲他眨眨眼,露出一个微笑。

一个“就知道是这样”的微笑。

自超人死后第一次,他感到身上镣铐暂失,轻如鸿毛。

“哦,” 他说,唇边抿出一个弧度极小的笑容,“那你怎么还不去跑?” 

tbc?


  86 15
评论(15)
热度(86)

© 阿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