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紫

追逐幻影之人

 

【wonderbat】Chaos 02

简介:布鲁斯某一天醒过来,发现他来到了一个破碎的世界,没有超人没有闪电侠没有绿灯侠,亚特兰蒂斯和亚马逊人正在展开第三次世界大战,而他被困在了女王戴安娜身边。

01


2

布鲁斯在黑暗中醒来。

他醒来时头痛欲裂,口干舌燥,眼前一片模糊,仿佛身坠梦境。片刻后他才恍惚想起发生过的一切,下意识地伸手摸上胸口。身体被洞穿的痛觉还残留在神经上,但他只摸到一片绷带,和指尖施力下传来的刺痛——却总归是坚实的胸膛,好似那个空洞只是他梦中的幻觉。

朦胧中有样东西递到他面前。他接过时手腕发抖,其中有些冰凉的液体撒了出来,才意识到这是一碗水。水尝起来有某种不新鲜的味道,与空气中阴冷的霉味如出一辙,但他嗓子里的火烧火燎被压了下去。他向身边人道了句谢,对方没有作答。

于是他放下空碗,勉强坐起身,靠上身后坚实的墙壁。双眼渐渐适应了黑暗的环境,影子的形状显现出来。这是一间不大的牢房,三面墙一面铁栏,无窗,微弱的光线从铁栏的那一面射进来,勉强能照出人影的形状。他在最角落,整个房间里挤着六七个人,都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几乎没有任何活气。空气是近乎静止的,有种陈旧和腐烂的味道。墙壁冰冷潮湿,他感到身体的温度渐渐流入背后的石块。

纵然身体虚弱,四肢无力,他还是逼迫自己打起精神,开始思考这一切。末日般的世界,被毁灭的城市,出任务的士兵小队,一派战士模样的露易丝莱恩,和………神奇女侠。这是一个平行世界吗?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是什么造成了他所见到的劫难?他是谁?戴安娜又为什么要把他们抓起来?他推敲自己听到的每一个字,见过的每一个人,但得到的信息太少,无法做出任何结论。 

片刻的沉思后,他开口问道:“这是哪儿?” 

他的声音不高,却像是一颗投入水面的石子,“惊醒”了这一方死寂。他感到几道目光缓缓地集中到了他身上,谨慎又紧张地打量着他。半晌后,终于有人低声回答他:“新天堂岛。” 

这声音嘶哑得几乎不似人,他寻声看去,正是之前递给他水的那人。

“新天堂岛是哪里?” 他又问。

这话引得一两个人向他回首,现在他收到的目光是带着些诧异的了。

“以前…….应当叫英国。” 那人说,“自从亚马逊人占领之后,这里就是新天堂岛了。” 

“占领?” 他惊诧地皱起眉,抓住其中最关键的词:“亚马逊人向人类宣战了吗?” 

“小子,你到底生活在什么世界啊?” 另一个陌生的声音从牢房的另一头传来,打断了他们。“亚马逊人可不是和人类宣战,是和亚特兰蒂斯人。他们都打成第三次世界大战了,半个欧洲都被海水淹了,你不知道?你怎么被抓进来的?” 

“第三次世界大战?亚马逊人和亚特兰蒂斯人?” 他不可置信地重复,一时怀疑自己的神智是否清醒。“正义联盟呢?怎么没有人阻止他们?” 

然后他听到对方疑惑地问:“什么正义联盟?” 

什么正义联盟………

他重复着这句话,有一刻思绪全然僵住,几秒之后才回复运转。冷汗浸湿了单衣,恐惧冰冷粘腻,像一条在他的内脏中滑动的蛇。这个世界没有正义联盟吗?超人呢?蝙蝠侠呢?闪电,绿灯,他们都不存在吗?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等他把这些疑问都付诸于口,远处传来一些细微的响动。空气中一紧,没有人再动作。在一片寂寞中那响动清晰起来,是脚步声。来人似乎和守卫简单说了两句话,声音传到他们耳边时轻而破碎,语言都无从辨认。几个呼吸之内,脚步声就停在了他们的门口,随着清脆的金属的撞击声,铁栏的门被打开了。布鲁斯抬头望去,身着轻甲的女战士立在门口,毫无感情地直直看向他。

“你,” 她命令道,“跟我来。” 


他被押着走出这地牢,然后被带上了一辆车。司机是位白人女性,面上如同所有的亚马逊人一般冷硬而毫无表情。他从车窗中看出去,此时刚刚入夜,街上却灯火寥寥,在少许路灯和火把的照耀下,城市破碎不堪,被沙土灰扑扑地盖着,楼房半塌,地面坑洼,地面堆积碎石,处处是炮火留下的焦痕。偶尔会看到四五个亚马逊战士组成的小队在街道上巡逻,在看到他们的车辆时笔直地在路边站成一排,整齐地低头致敬。除此之外,街头几乎一片空荡,如同牢房中一样寂静无声,只有他们车轮擦过地面的声音孤单作响。

不知过了多久,车停了下来。他被带下车,意识到自己站在白金汉宫面前。这座宫殿稀少得保留了原状,在城市的破烂中显得诡异得肃穆。他被带着走过实木大门,穿过金碧辉煌的大堂,踏上不见尽头的楼梯,经过长长的,铺着红地毯的走廊。墙壁上的英国王室画像都被拿掉了,桌子上的各种饰品也没有被保留下几个,整座宫殿光秃秃的,亚马逊人特有的简洁从金贵的底色中浮现出来,显得不伦不类。

最终,他们在一扇深红的门前停下。门边站着两个亚马逊守卫,带她来的人抬起手叩了三下,一个他熟悉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进来。” 

门被推开了。他踏进去。

戴安娜·特弥斯提拉抬起头。她坐在书桌后的一把高背椅上,手中捏着几页纸,隐约印着某种横排的字。一炉壁火生在她背后,金红色的火苗噼啪作响,自侧面在她面上投下边缘清晰的阴影,她被光影分割的面容线条分明,像是一座冰冷的大理石像。她抬起眼看他时眸光冷漠,一片沉沉的黑色中没有任何倒影,仿佛神明从云端中投下的一瞥。

“跪下!” 带他来的侍卫说。

他笔直地站在房间中,没有照做。她看他的神情饶有兴趣,让他想起端详蚂蚁的孩童。下一刻,他的左膝窝被人从后狠狠地踢了一脚。乏力的四肢无法再支撑他的意志,他膝盖一软,左膝落下。最上等的真丝地毯无声地接住了他的膝盖,只带来一阵钝痛。他扬起头,目光毫不退缩地射向亚马逊王族。她眉头动了动。

下一刻,她抬起手,制止了还要再给他右膝补上一脚的侍卫。读懂了她的眼神,他身边的人低下头,转身退出去了。冷风从半开的窗口撞在重新关紧的门上,偌大的房间内一时间只剩下他们两个。

他没有站起来,也没有跪下另一条膝盖,而是保持着单膝跪地的姿势,抬头与她对视。她审视地看着他,却丝毫没有掩饰自己兴趣的意思,这种眼神让他的胃里翻腾。

良久,他率先开口:“公主殿下,你一贯亲自审问你的犯人吗?”

“公主?” 她挑起眉。她的声音不紧不慢,带着一点异域的口音,像是最好的葡萄美酒,听起来有种微哑的迷人。“很久没有人这么叫过我了。” 

“那么现在人们叫你什么呢?” 他说。

她没有回答他。她的目光在他的面颊上停留了一会儿,问:“你是谁?”

他掂量不到半秒,迅速回答:“亚历克斯·雷托。” 

“撒谎。” 她说。

她的声音斩钉截铁,他有些惊诧地愣住,一时不知如何反应。她却转开眼,轻描淡写地说:“但既然你自己选择躲藏,欺瞒,和抛弃荣誉,不愿意用真名示人,那么我们也将用你选择的名字来称呼你。亚历克斯,是么?” 

他犹疑地点点头,她说:“人类的守护者。很有意思。” 

有一瞬间她的眸光看起来几乎是熟悉的。沉默在两人之间,像她身后温暖地跃动着的火光,一抹浓郁的金红色光泽静静地落在她的双颊上。他突然意识到她没有穿其他亚马逊人的轻甲,而是一袭希腊式的白色长裙,布料在她身上柔顺地堆叠,她看起来如同某位古典女神的化身。

然而这一刻很快就过去了。她再抬眼时目光冷漠而带有侵略性,定在他身上时让他胃里绞动。她率先开口:“你们这一行的任务是什么?” 

预料之中的审讯到来,他绷紧了精神,思考着回答的方式,斟酌着他嘴里的每一个词语。

“你知道我们的任务。” 他滴水不漏地说,“你已经抓住我们了。” 

“她和你们平时是怎么联络的?” 

“我不清楚联络这方面,我老大什么都不跟我们说。” 

“你是指雷恩上士?” 

“他也被你们抓了。” 

她因为他回答问题的方式而微微蹙眉,但却没有说什么。她又问:“你们什么时候得到了史蒂夫已死的消息?” 

他做出一副天衣无缝的震惊神情:“他已经死了?怎么死的?” 

“他是原本负责接走露易丝的人。” 她说,“我发现了他,杀了他。你们是这个任务的第二批人了。你的上司没有告诉你吗?” 她这最后一句话说得几乎像是挑拨,声音中带着某种毫不掩饰的乐趣。他当机立断地调整了策略。

“他什么都不跟我们说。” 他顽固的外表下流露出怨恨,“我们整天只训练…….这是我的第一个任务。我们别无选择。” 

“你的上司逼你来送死?” 她挑起眉毛,“反抗军都是建立在被胁迫的孬种身上吗?” 

“我们不是孬种,可我们不愿被人欺骗!” 他狂怒地叫道,“我们都不知道亚马逊人和亚特兰蒂斯人为什么打,打谁,打到哪一步,战力又如何!我愿意为了人类战斗,不代表我愿意被蒙在黑暗中被迫而战!”

“得知真相只会让你们更加绝望。” 亚马逊领袖的眼中带着冰冷的笑意。“雷恩上士的选择是对的,倘若他告诉你们……” 但她住了口,神色一变,再看他的目光中笑意消散怡尽:“你到底是谁?”

“什么?” 

“作为一个亚马逊人的战俘,你的问题未免太多了。” 她慢慢说,眸光愈沉。“怎么,觉得自己还能把消息传出去?” 

他迅速反应:“我只是想知道真相——” 

“闭嘴。” 她站起身,缓缓走向他。雪白的布料顺着她的走动而荡出一片波浪,在地上拖曳。待双足停在他跪下的膝盖前,她投射下的阴影笼罩他,他仰起头。而她立在他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面容隐去,神情不可捉摸。

片刻后,一双修长而冰凉的手抚上他的脖颈。她随之弯下腰,低下头,与他慢慢拉近距离,直至两人的脸庞相距不过几英寸。在这样一个近的可以接吻的距离下,她周身的气势凝聚一线,向他铺天盖地地倾泻下来,直刺他的心脏。她的气息糅合着最浓烈的金属与美酒,鲜血与火药,她的一双黑色眼睛冷若坚冰,暗如永夜。有几秒钟他感到身体里的血液在这份无法承受的压力下减缓而静止。

“你在跟我玩游戏,人类。” 她沉沉地说,“没有人跟我玩这种游戏。” 

下一刻,那双坚如磐石的手开始一寸寸收紧。钢铁般的手指毫不留情地掐进他的脖颈,几十秒内,空气被从肺里挤出来,血液剧烈地上涌,像是有气球在胸口无止境地胀开,像是有人把他的五脏六腑抽干,窒息的痛苦在胸膛中盘旋,他头脑昏沉,耳边轰鸣,双眼失焦,整个世界只剩下她的黑眼睛冷冷地注视着他。有一个瞬间他恍惚意识到她真的会在这里把他勒死。

求生的本能让他挣扎着发出声音。“等等!” 

片刻后,那双手松开了。

他在她撤开手的一瞬间瘫倒在地上,失而复得的氧气争先恐后地涌进他的气管,他感激地大口呼吸,感到胸口的痛苦渐渐褪去。同一时间,他的大脑却丝毫不敢放松,飞速地思考着一切能让自己活下来的原因。

待呼吸平复,他褪下浮夸的愤怒和怨恨,声音冷静:“我之前的刺探只是想知道真正的事实,没有任何传递消息的意思。这个组织不配我的忠诚。” 

他说:“我知道除了露易丝,你们中还有谁是我们的间谍。让我加入你们。” 

他神色真诚,眼中隐含着被背叛的失落和报复的怒火,但在片刻的对视后,亚马逊人直起脊背,垂眼看他,面色无动于衷。

“还是在撒谎。” 她说,声音因愤怒而低沉。“想要加入我们?你会得到机会的。” 

她走到书桌旁边,按下一个按钮。门开了,两个守卫走进房间,低头等待她的吩咐。她又再低头打量了他片刻,似乎在思考该如何处置他。最终,她转过身。

“带他去角斗场。” 


tbc

  66 8
评论(8)
热度(66)

© 阿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