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紫

追逐幻影之人

 

男神x我

男神是law&order里的Ben Stone, 文中女主设定为是他四年的搭档和助手。

道德底线已经堕落到我无法挽救的地步了(


“你说什么?” 他突然抬头,面上线条紧绷,声音提高了一个八度。

“我说,我能约你去吃个晚饭吗?” 她镇定地说。

“你说的是我所想的意思吗?” 他生硬地问。

“取决于你所想的是什么意思呀。” 她眨眨眼。

他瞪圆了眼睛,伸手摘下眼镜,心神不宁地捏着。

等了一会儿,他说,“这太不专业了。” 

“如果你介意,我可以申请去辩护。” 她坦率地说。

他抬起眼看她,不可置信地说,“你恨辩护。” 

“well……” 她说,“你知道,我是一个灵活变通的人。” 

“Sure you are.” 他讽刺说。

她耸了耸肩,“我说了,你要是同意,我就去辩护。我可以灵活变通。” 

他重重叹了一口气,头痛地捏了捏太阳穴。“我真不喜欢这个。” 

“我也不。我讨厌变化。” 她承认,“但是这比那些都重要。” 

他后仰靠在椅子上,无可奈何地看着她:“你知道,这一般是句起码三四个月关系之后的情话。” 

“那么你比较幸运。” 她冷静地说,“而且,技术上说,我已经跟了你四年了——” 

“什么?从一开始?” 他瞪大眼睛。

她翻了个白眼。“不,不是从一开始——但我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他收回目光,面无表情地捏着眼镜,好一会儿没说话。办公室里一片死寂。

她有点坐立不安,忍不住再次开口,“You are making this very awkward. 而对我四年的上司提出这种话,我已经很尴尬了,哪怕看在友情的份上,你就不能体谅一下我吗?” 

“你想要什么?” 他忍无可忍地说,“一秒之内给你一个yes或no的答案吗?” 

“Yeah, that would be great.” 她说,“你知道我有多么没耐心。” 

他翻了个白眼。

“想得美。等着吧。”


晚上,几个小时后,当她接到他的电话时,她手有点发抖。

“嗨。” 她说,“所以?” 

她听到他试图说话,然后叹了一口气。“我真的不擅长这个。” 

她觉得有点缺氧。

“你是我遇见的最特别,最出众的女性之一。” 他说,“整整四年,我们每日共处,如果说我从未对你产生过除却工作关系之外的感情,那一定是个谎言。我只是从未有这份勇气。阻碍太多,情感不够。” 

她突然在屋子里跳起来,跑进起居室,一把抓起手提包,冲着打开门——手机里的人还在说“但既然你愿意为一个可能性而......”——却几乎撞上他的鼻子。

他站在她的门外,手里握着一个电话,似乎没预料到她的突然出现,有些手足无措地看着她。已经是晚上将近十一点钟,他还穿着几个小时前的西装和衬衫,最上面的纽扣少见地没有系上,领口被扯得松垮。因往常永远的齐齐整整,那一个没有系上的纽扣把他骤然变得私人,可以触碰了。

她惊诧地望着他,他看起来有些窘迫,张嘴正要解释什么,她却突然反应过来,果断地拉下他的领带,撞上他的唇。 

他手中的电话掉到了地上。


//此处有车,但我不想发。//


第二天清晨,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她独自一人,身边空空荡荡。瞬间恐慌,她匆匆爬起来,抓起外套披在身上,四处寻找。

几十秒后,她在厨房里见到他,坐在餐桌旁,手边捧着一张报纸。他穿着昨日的衬衫和长裤,衬衫敞着领口,隐约露出昨日她在他身上留下的吻痕。

她扶着墙壁站在那里不动,屏住呼吸端详着他,仿佛生怕惊扰了落进手心的蝴蝶,或一副挂在博物馆里的传世名画。

片刻,他翻页时看到了她。他抬起头,放下报纸,显得紧绷又尴尬。平和感一扫而空,她的心拧起来。

“早。” 他说。

“早。” 她尽力微笑。

“你介意我用你的浴室吗?” 他问,气氛更加尴尬了。

她摇了摇头,他迅速起身,她给他让开路,浴室的门在她面前被关上。她站在门外,听得见里面淅淅沥沥的水声。

她走到餐桌旁,盘腿坐在椅子上,理智告诉她去做点什么吃,但她的胃拧成一个结,她有点恶心。她走进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牛奶,把它放进微波炉加热一分钟之后拿出来,捧着它回到餐桌旁。

手心的热度缓解了一点她的焦灼,她逼着自己咽下一口,感受牛奶经由食道流进自己的胃,平复了一点那个结。

她又喝了一口。

门把手响了一声,脚步声从后面传来。他出现在她面前,身上湿漉漉的,披着他的衬衫,穿着他的裤子。

“想要牛奶吗?” 她抢先开口。

“不了,谢谢。” 

“鸡蛋?培根?吐司?有什么——” 

“詹妮弗。” 

她一下泄了气,坐直身体,“嗯。” 

“我们得谈谈这个。” 他说,直视着她的眼睛。

“完美,这正是我想象中的情形,在关系还未开始前就上床之后的尴尬谈话。” 她没精打采地说,“我知道,全是我的错。” 

“这不是一个错误。” 他叹了口气,“但它确实打断了我们本应该有的一场谈话,并且让事情复杂了一点——” 

“因为当然咯,你必须在第三次约会之后再接吻,第五次之后再上床——”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他翻了个白眼,“上帝,我是比你大了六岁,不是六个decade。” 

她看着他好一会儿,他灰绿色的眼睛透彻而沉静,专注地注视着她,她从中看不出任何气恼或厌恶之意。她的眉眼渐渐松懈下来。

“抱歉,“ 她说,“我不擅长这个。” 

“所以,重新开始?” 

“重新开始。” 她同意道,“你先来。” 

“okay. ” 他深吸了一口气,双手在桌面交握。

“就像我昨天所说过的,我对你的确有男女之情。如果不是你主动,也许我永远不会做什么。但现在知道了这种感觉是共通的,我很庆幸你如此勇敢地迈出了第一步。我承认,现在看来我对你的感情不如你对我的强烈,但我觉得这一点以后会改变的,我不想因此错过我们之间的可能性。” 

他顿了顿,凝视着她的双眼,“所以,我希望能和你开始一段认真的关系,可以吗?” 

有一会儿,她说不出话来。她盯着面前这个人,这个让她犹豫了那么久才下定决心坦白心情的人,在她直截了当地睡了他又在床上暴露了太多之后,他刚刚说不想错过他们之间的可能性。

“好。” 她最终说,“我以为我会是最终问出这句话的人,但——yes。” 

话音未落,她就忍不住从椅子上蹦起来,坐在桌子上低头吻住他。经过昨天的练习,他显然适应了很多,不再显得僵硬而拘束,而是顺从地打开牙关。她热情地吮吸他的唇舌,好像是要把两个人四年都什么都没做的份补上一般,又好像是在品尝一份令人无法抗拒的甜点。他对此毫无招架,只任她在他口中横冲直撞,为所欲为。

等她终于放开他后,两个人鼻尖相抵,喘息着。

“Jen,” 他声音不稳地说,“另一个问题,我们不能——” 

“我会去找Adam,要求重新分配。”在他说出口前,她便意识到了他要说什么。她贴着他的嘴唇轻声说,“但我嫉妒那个即将成为你新助手的人。” 

“我很抱歉。” 他说。 

“别道歉,这是必要的。” 她轻快地说,抬起上身和他拉开距离,盘腿坐在桌子上,“我们都不想浪费工作时间来分心,是吧?” 

“我会想你的,作为工作伙伴。” 他认真地说,“你是我见过最好的律师和助手之一。” 

她笑起来。“我也是。你是我见过最正直的律师……当我的下一个上司挑唆证人作伪证的时候,我肯定会想你的。” 

“McCoy?你不会被分到他身边的。” 

她撇撇嘴,“要是分到了,请持续提醒我保持道德水准,不要踩上任何滑坡。” 

“你不会的。” 他试探着伸手握住她的,动作显得生硬而不确定,但眉眼柔和,声音坚定,“我相信你。” 

你还能从你的爱人和这世上最敬佩的人之一口中听到什么更好的话吗?握住他的手,她闭上眼睛,感到心脏在胸膛中融化再重塑。

天哪,她恐惧地想,我真是无可救药地喜欢他。


  2
评论
热度(2)

© 阿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