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紫

追逐幻影之人

 

[hp]黑袍法师和星象女巫的历险日志

西幻au

cp斯内普x卢娜

简介:邓布利多是一条凤凰,他理所当然地没有死,但这丝毫没有改变任何问题。黑袍法师西弗勒斯·斯内普依旧得暗中协助救世之星找出伏地魔的命匣,击败那不死的巫妖。并且这一次,由于自称星象女巫的卢娜·洛夫古特自告奋勇的协助,这一过程与其变得简单,不如说更难了。


1.

    在卢娜.洛夫古特提着行李走进霍格沃茨的三天之前,斯内普收到了她的信。那封信以 “听说你杀了邓布利多,我很遗憾” 开头,以“三天后在霍格沃茨见” 结尾,全文贯穿她的风格,一如既往地让人摸不着头脑。斯内普虽把信揉成一团丢在一旁,却对她毫无轻视,三天内施尽了结界,咒语,术法,飞路网屏蔽,一切也许能拦截对方的方式。但在第三天傍晚,他还是绝望地看到一个金发女孩站在霍格沃茨城堡的大门前,抬头对站在法师塔里的他笑。

    该死的,该死的女巫。他在心里呻吟道。

    他阴郁又满心不情愿地走下楼,穿过整个霍格沃茨去给她开门。整整十六年不见,她居然一点都没变,不仅是面容或者淡金色长发的蓬乱程度,甚至连耳朵上吊着的胡萝卜耳坠和身上五颜六色的绒毛披肩都一模一样。他一时恍惚,误以为自己打开了通往过去的时空之门。

    但很显然,作为一个法师的理智却丝毫没有因为那一点恍惚而打任何折扣。那张熟悉的脸庞刚刚跳出来,他就用身体抵住了那条门缝,警惕地望着对方。

    “你来干什么?” 他说。

    “十六年不见,我也想你。” 卢娜欢快地唱道,“参加邓布利多的葬礼?” 

    从她的第一句话开始,斯内普脑中就开始警铃大作。他冷冰冰地瞪着她,一点没有从门口给她让出位置的意思。“你来晚了,葬礼早结束了。” 

    “那我总可以去看看他的尸体吧?” 女孩提出。

    “你说的是墓碑吗?” 斯内普尝试着。

    “你用的是什么法术?” 卢娜认真地问,“没人看出来吗?就连伏地魔也没有?” 

    斯内普忍无可忍地盯着她,放弃地闭上了嘴。十六年前他就学会了不要试图改变卢娜.洛夫古特的想法,哪怕她说的狗屁不通。而在她正确的情况下,那更是想都不要想。

    “这么说吧,我们准备充分。” 他干巴巴地说,“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卢娜偏头想了一会儿。“我第一次见到他的一两个礼拜后?” 她含糊地说,“你知道,我们女巫对这种事情都有一种感觉的。” 

    斯内普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当然了,你们女巫对什么都有感觉。” 

    卢娜似乎没听出讽刺来,赞同地点了点头。“说起来,我前两天在安吉洛寻找毒角兽的踪迹的时候就突然得到了关于你的一些启示.......” 她神色一转,似乎突然意识到自己还被堵在门口:“所以你让不让我进?” 

    斯内普无可奈何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慢吞吞地完全打开大门。卢娜跨进门,走了两步,突兀地转身停步,几乎撞上斯内普的胸膛:“差点忘了,我可以给你一个拥抱吗?”



    完全在人意料之内地,卢娜并没有得到她的拥抱。但她最终还是成功地往斯内普手里塞进了一盒自制饼干。介于他对卢娜对很多草药的误解万分清楚,斯内普暗暗发誓即使世界末日到来他也不会碰这玩意。

    他带卢娜去看了那个雕刻得很漂亮的大理石墓碑,实际上还是邓布利多亲手做的。卢娜对此大为赞叹,表示以后她也要亲手设计和制造自己的墓碑和棺材,最好也能像邓布利多一样亲眼看自己的葬礼。那一瞬间,斯内普不由得怀疑起为何卢娜不是邓布利多的亲传学生。

    考虑到卢娜的素食主义,晚餐是由家养小精灵端上来的蘑菇汤和蔬菜饼。卢娜捧着碗小口小口地喝着,几乎一眼都没看斯内普,显出一种古怪的专注。直到她开始为自己乘第三碗时,他终于忍不住开口,“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卢娜抬头瞥了他一眼,似乎不明白他问这个干什么。“来帮忙的呀。” 她说,又舀了一勺汤放进嘴里,“我可不放心把邓布利多教授留在你一个人手里。还有,我也不放心你一个人。”     

    斯内普被噎了一下,不知道该说谢谢还是该发火。他斟酌了一下,决定哪个都不选,直截了当地说:“不用你,赶紧滚。” 

    “干嘛这么不友好?” 卢娜眨了眨眼睛,“我只是来帮忙的!”

     “谢谢不用了。” 斯内普面无表情地说,“我想我应付得过来。” 

    你瞧,卢娜是个可爱的女孩,但她的帮忙不总是建设性的,而这一点斯内普知道的再清楚不过。当上一次卢娜说要帮忙的时候,她给斯内普寄了一束“人鱼的头发”,直到他的实验室炸开他才发现那其实是海妖的触须。虽然他发现了海妖触须的新功能,但斯内普一点也不为此高兴。

    “别闹了,” 卢娜说,语气循循善诱,仿佛斯内普是个耍脾气的小孩子,“你不了解凤凰的习性。作为一个魔法生物学家,我有义务帮助你。” 

    “魔法生物学家?” 斯内普讥讽地挑起眉,“我上次见到你的时候,你还自称星象女巫呢。” 

    “那是因为我就是个星象女巫呀!” 卢娜一脸无奈地看着斯内普,而黑袍法师第一百零八遍咬牙切齿地回答:“不,你是个召唤女巫!”

    这对话的熟悉程度一下子让斯内普的所有火气都被压了下来。他闭上嘴,紧紧摁着太阳穴,想找出一个卢娜·洛夫夫特能接受的原因来拒绝她。但他犯了另一个错误:他给了她时间和对话的主动权。于是…

    “我知道了!” 卢娜眼睛亮亮地叫道,“我们让邓布利多教授来决定我是否留下吧!” 

    “……啥?” 斯内普说。

    卢娜站起身,从餐桌边跑开了。两分钟之后,她再次蹬蹬地跑进来,肩膀上停着一只没有毛的,丑巴巴的小鸟。

    “你在干什…” 

    卢娜无视了斯内普的话,把小鸟放在餐桌的正中央——她和斯内普的中间——然后认真地低下头对小鸟说:“想要我留下的话,就要来我这边哦。不想我留下,就去他那边。” 

    斯内普差点被气笑了。“这简直滑……” 

    小鸟把脑袋转向左边瞅瞅斯内普,又转向右边瞅瞅卢娜,扑了扑翅膀,颤颤巍巍地转向右边,走了起来。餐桌不大,几步之后它就跳进了卢娜的怀里,小脑袋蹭着她的胳膊,清脆地叫了一声。

    斯内普哑口无言、目瞪口呆地看着笑逐言开的卢娜和她怀里的小鸟。

    “我就知道你想我留下,邓布利多教授。” 卢娜开心地亲了亲那只小鸟的头顶,“放心,我会照顾好你的!” 

    我知道你和斯内普一样不敢置信,但这件事真的就是这么定下来的。

  33 8
评论(8)
热度(33)

© 阿紫 | Powered by LOFTER